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我信圣公会Ⅲ——敬虔的装饰 

我信圣公会Ⅲ——敬虔的装饰 

Rev. Jonathan Liu 

对我来说,圣公会能吸引我的一个地方,是因为她的装饰之美,这并非说明我特别喜爱那种高耸入云、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圣堂,当然,就算有这样的喜好,也没有什么不好,所罗门王奉献给上帝的圣殿不就是那种金碧辉煌、装修豪华的建筑吗?当然,并非所有的教会都有能力建造如此宏伟的圣堂,但是,无论在那里,一间严谨的圣公会的圣堂总会与一般的基督教堂显出完全不同的特质来。

不可否认的是,环境对人类心理与行为的影响还是相当大的,甚至还有专门的学科叫“环境心理学”,故此,教堂的布置与装饰,也直接会影响参与崇拜的人。现在,有某些“基督教堂”实在不能称之为教堂,因为里面除了悬挂了一个大大的十字架之外,竟然与召开群众大会的会堂无异,甚至还有的地方,直接把“圣台”装修成了“舞台”,居然安装了舞厅所使用的各种射灯,还有烟花喷雾的装置,真不知道这些陆离光怪、稀奇古怪的东西对于教堂来说有什么作用与意义。不知是否将来还有人在建造教堂的时候安装升降舞台,直接把牧师从讲台下升上来?在这样的“教堂”中聚会,如何叫人对上帝产生敬畏之心?

当教堂的装饰世俗化之后,崇拜也开始庸俗化了,于是,有人就把一台掺杂着蛊惑煽情的诗歌、喧嚣激情的祷告与陈词滥调的演讲,当成崇拜献给上帝。在圣诞节的时候,还可能会加上一些拙劣的歌舞表演与无聊的相声小品。说实话,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我很难做到在这样一间“教堂”中祈祷、崇拜,这似乎可能只有那些极少数超凡入圣的圣人才能做到。

我很稀奇的是,很多牧者口口声声要分别为圣,但是在设计圣堂的时候却与世俗合而为一了。我无意批判任何人,只是深深为今天的教会不断丧失宝贵的传统而感到痛心疾首。John M. Krumm主教严肃地指出:“基督教的崇拜乃是要使每一种人类艺术都是为了上帝更大的荣耀。其中充满了一种神秘和庄严肃穆的气氛。显然在这栋建筑里是不宜作为无聊的谈话场所,也不适合作为人们普通聚会的地方。”但是,今天很多教堂却没有这样气氛,这也直接导致基督徒对上帝失去敬畏的心! 

曾有一些青年弟兄姊妹问我,怎么能使自己的孩子从小敬畏上帝?我回答他们说,先在你家设一个祭坛。我说的这个祭坛,不仅是要在家里安排时间与孩子一起读经祈祷,也要真正摆设一个小型的祭台,供上十字架,点上蜡烛,这样才能给孩子有一个直观的认识,叫他知道上帝的临在,以此激发敬虔的心。

可能有人一看到蜡烛、香炉、念珠之类的东西,就立刻会想到偶像宗教,似乎基督教不能有这些东西,我感到这样的思维真是又固执又可笑。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用逆向思维想想呢?原来这些本该用来事奉上帝的东西,现在却被人误用去崇拜偶像了。

在圣堂燃烛是历史悠久的教会传统,初期教会由于受到罗马政府的逼迫,基督徒只能躲藏在墓穴中聚会,燃烛是为了照明之用,当然,在过往漫长的年日中,蜡烛的用途一直是照明,直到电灯被发明出来。但是,以后,教会悠久的传统赋予圣坛上的两支蜡烛美好的象征意义:代表了基督的神性与人性,并且也表示,我们由基督圣福音之光明所获得的喜乐和光辉。至于香炉,乃是出于旧约的传统,因为圣所中祭司要焚香献给上帝,在圣经中也很明确地指出,焚香就是代表教会的祈祷。念珠,是出于教会的灵修传统,使用念珠可以帮助我们在静默中祈祷与思想,当我们用手指拨数念珠的时候,能帮助我们将散漫的思想聚拢。当然,这些都并不是崇拜中必须的东西,只是在教会漫长的历史与传统中不断出现的。有些弟兄姊妹可能会认为,既然我们基督教现在已经经历了宗教改革,这些物品都应该被“革命”了。但是我也愿意提醒大家,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运动并不代表与一千多年的教会传统割裂,其实,基督教的崇拜传统有很多地方就是沿袭了犹太的崇拜传统,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当你踏入一间圣公会的圣堂,你可以发现,圣堂的中间是祭台与十字架,我使用“祭台”一词,而不使用“圣餐桌”,这是因为我的神学理念。对我来说,每一次圣餐礼都有“献祭”性质。按照圣奥古斯丁主教的教导,就是教会献上自己为祭,这一点马丁·路德也有类似的说法,他在论述圣餐的时候曾说,“那么,我们要献上什么呢?献上我们自己,我们的一切……连同不住的祷告,把自己献给上帝。”我当然反对那种单纯的“纪念说”,因为这等于否定了圣餐礼的圣礼性质,也消除了圣餐礼所带给我们的属灵恩惠。

祭台与十字架是上帝降临在他子民中间,与他子民同在的象征,故此,进入圣堂的人应该用鞠躬,甚至是下跪来表达我们对上帝的尊重与敬畏。当然,并非每个在圣坛前鞠躬或下跪的人,都是真正愿意谦卑在上帝面前的人,但是,至少遵行教会有益的传统,也是一种谦卑的表示,总比那些在圣坛前趾高气扬行走的人要好得多。可能有些属灵派的人会反对我的看法,正如我曾经所经历过的,但这些人宁可任凭自己的孩子在圣坛上肆意玩耍,也不愿意教导他们面对祭台要鞠躬,我很难想象,在这些孩子将来长大之后能否成为敬畏上帝的人。 

在圣坛周围有栏杆隔开,这是提醒我们,一切与崇拜无关的事情,都不能在里面进行,其实,整个圣堂都是奉献给上帝,作为祈祷与敬拜的所在,这是我们都应当注意的。在圣堂中,教友面向祭台的左方称为福音侧,在圣餐礼之时,主礼牧师是在这侧读福音的;右方称为书信侧,平日早晚祷经课,及圣餐礼的书信,在这侧读出。洗礼池或洗礼盆一般会安放在圣堂的入口处,其意义是,罪人只有经过“为赦罪所设立的独一洗礼”,才能来到上帝的面前。当然,因着本人学识有限,也并非这方面的专家,所以不可能把更多陈设的意义都一一说明。

最后,我想谈论下神职在崇拜时所穿的礼袍。有些教会拒绝牧师在礼拜的时候穿礼袍,认为这会产生牧师与信徒之间的隔阂,强化宗教教阶制度。其实这种忧虑是毫无必要的,在世上任何的职业中,都有不同的职业服饰,我们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你绝对不会因为警察穿着警服而感到诧异。那为什么不少人却反对事奉上帝的牧师穿彰显神职身份的礼袍呢?并且在旧约圣经中,上帝对祭司在崇拜时候所穿的服饰,都有着详细的规定,这些规定难道就因为现在是新约时代而全盘否定了?若是这样的话,我们是否会陷入马吉安的异端呢?因为他全盘否定了旧约,认为这是毫无价值的。

礼袍的意义并非仅仅为了装饰与美观,这根本的作用乃是为了遮盖自己,彰显基督的荣美。无论是你这么样身份,你只有靠着基督的救赎才能来到上帝面前,穿上遮盖自己的服装就是这个意义,故此有些牧师在穿礼袍的时候,会亲吻礼袍的领口与祭带。可见,在崇拜时穿礼袍,远远胜于穿上自己随心所欲的服饰。

圣公会牧师在崇拜时,穿着的服饰,原本就是古时犹太人与罗马人的服饰,不过到了中世纪以后,教会传统赋了这些服饰的意义。长袍(Alb)的意义就是象征公义与圣洁,因为基督的义遮盖了我们的罪;腰索或圣索(Girdle)的意义是纪念耶稣束上腰带为门徒洗脚,又纪念他被人鞭笞时所受的捆绑;祭带(Stote)的意义是表示负基督的轭,祭司应该效法基督而服侍众人,执事的祭带是披在左肩上,这起源于藏剑的剑鞘,因为执事原来是主教的护卫,今天的执事也当为基督做属灵的争战。举行圣餐礼时,主礼牧师还要穿上祭披(Chasuble),传统的意思是纪念主耶稣在受难之时所穿的无缝的衣服。当然,如此穿着也并非圣公会独有,在属于新教的路德会与一些卫理公会的教会崇拜礼仪中,牧师也会如此装饰。

有人可能会说,这样的服饰是不是太古老、太陈旧了?其实,穿着这些服饰确实是在提醒我们,基督教是历史性的信仰,基督教会拥有近两千年的历史沉淀,我们参与在崇拜中,也是与历史中的诸圣徒一同在敬拜,我们继承的了他们的宝贵经验与属灵财富,这一切也能坚固我们的信仰,叫我们确定我们所信的是完全真实的,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人,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一群人,我们乃是与历史中的无数圣徒一起朝拜基督。

另外,需要介绍的是,在一般福音派的教堂中,牧师常穿着黑色长袍主持礼拜或讲道。其实这并非圣袍,乃是学位袍,称日内瓦袍(Geneva Gown),在欧美国家中,这类袍子在其他场合可以见到,如、在法庭中的法官与律师穿的黑袍就是日内瓦袍。又如,在举行毕业典礼的时候,院长、教授以及要将要接受学位的学生也穿日内瓦袍。这是因为十六世纪宗教改革家加尔文在教堂讲道和教导学生的时候,就如此穿着。加尔文强调,作为一位牧师,必须是学者,所以,牧师在讲道的时候,是以学者的身份出现,以后的改革宗教会的牧师袍就是以此为依据的,这也影响到了后来的其他宗派。提到这一点倒叫我感到,在某些教会中,让没有经过神学训练的弟兄姊妹,也穿日内瓦袍主持礼拜,这是否妥当?当然,在他们的教堂中,也就把讲台放在教堂中间了。可见,不同的神学理念,也反应在教堂与服饰的装饰中。 

思想到这里,使我联想到在新约启示录中记载将来在主宝座前的光景,那时,有无法胜数的众圣徒,身穿洁白细麻衣的长袍,侍立在至圣三一的上帝面前一同高歌赞美、齐声敬拜,那是多么神圣美妙又宏伟壮观的情景,这真是令我不由自主地赞叹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上帝,也归与羔羊。阿们!颂赞、荣耀、智慧、感谢、尊贵、权柄、大力都归与我们的上帝,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2/28/2012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我信圣公会Ⅲ——敬虔的装饰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问题解答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