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亞歷山大里亞的克肋孟

(一)勸勉希臘人

510 天主聖言降生成人──是人又是天主

  這「聖言」──物爾朋──基督,不但是我們存在(因為聖言永遠常存)──的原因,而且祂還使我們善生。不久以前,這同一「聖言」,顯示於人──降生為人──;祂是人又是天主;祂恩賜我們一切恩寵;祂教導我們,走向永生……
  這原是一首新歌,像似一顆明星,最近才閃耀在我們中間,那就是天主聖言,顯現人世;祂(聖言)在太初,在萬有之前,永遠常存,但到最近,祂才顯示人世而為救世主;祂既是天主聖言,常與天主同在(若1:1),是在天主性體內的性體,却顯示人世,而為人類導師;祂就是「聖言」,萬物是藉祂而造成的。祂原是造天地的技師;祂在造物時,便給了我們原形生命,如今在祂顯示人世時,就做我們導師,訓導我們如何善生,使我們將來獲得天主所賜予我們的永生。

511 天主願意什麼,立即如願而成

  是的,人的藝術,描畫住處,舟,城市以及其他種種圖案;但天主的工程,我將用什麼方法來描繪出來呢?請看這偉大的世界,這就是天主的大工程!那天、日、天使、人類,無一不是祂手指創造的工程(詠8:4)。天主創造天地,一命就成;祂的德能,何等偉大!蓋只有天主創造了天地;也只有祂,才是獨一的真天主!也只有祂(天主)才能一「願」而萬物成;祂願意什麼,立即如願而成!

512 人人都會認識天主

  整個人類,尤其是那些精究學問的人們,總是要講述一些屬神的事理:他們有意無意地,被迫承認:有一個天主:祂沒有開始,也沒有死亡;祂高高在上,一刻不離的監視我們,宛如家主一般。

513 聖經是由天主聖神所啟示,決不會錯

  主說:「即使天地過去了,一撇或一畫,也決不從法律上過去,必待一切完成。」(瑪5:18;路16:17)為證實這一點,我可給你舉出無數的聖經例子,蓋這句聖經,是主親口說的,是聖神親自訓示的,決不會錯!

514 天主降生的奧蹟

  天主的德能,靈活無比;慈光普照人世,充沛救恩,使人頗易獲救;因為主,天主之言,非常顯明地證實:祂是真天主;又因為,祂是天主之子天主之言,常在天主內,故祂與萬有之主同等;祂却為救人之故,受人輕視而成為良善的贖罪犧牲,人類的救主;祂時時刻刻,運用祂屬神的上智,來完成祂的救世工程。
  祂既然帶着人的肉軀,接受肉軀的外表,祂自然也會知道人類的慘劇,因此祂在宣道時,就不忘為世人祈求信德;祂既然與世界,合法地作過戰爭,祂也樂助人們作戰。可是祂非常迅速地按天主父的旨意,來到人世,很輕易地把天主顯示於我們;從此,祂用祂所講的道理和祂所行的奇蹟,來證明祂是誰?祂是天主與人間的中保,祂是天主之言,是我們的救主;祂是流入普世地面上的生命與和平的泉水;我可以說:整個世界,藉着祂而成為善良的大海!
  第一個人──原祖,在樂園是,無牽無掛地嬉戲,因為他是天主的小兒子;後來他沉於逸樂,為貪心所迷惑,遂由兒童,一變而為不聽命的「成人」;祂不服從天父的命令,便在天主臺前,自感羞恥……
  主却願意再解放他,所以祂親自取了肉軀(天主降生的奧蹟),來戰勝毒蛇──惡魔──的霸權,也就是戰勝死亡,使之降服供役。啊!這真是最難以相信的奧蹟!祂雙手被釘在十字架上,宣示那貪圖逸樂的,腐敗的人──原祖,業已獲得解放!噢,這真是奇妙的奧蹟!主固然倒下死了,但人(類)却又站起來了──得救了──於是那從樂園中被逐出的原祖,却獲得更大的聽命賞報而得以在天享福!

(二)導師

515 依撒格象徵基督

  依撒格(我們可作別論)也是主(基督)的預像。他是亞巴郎之子,正如基督是天主之子;他做兒童時,即成為祭品;基督亦何嘗不是如此。可是依撒路,並沒有像主(基督)一樣,被殺而被祭於天主,他只背負着祭獻用的木柴,如同主背負着十字架一樣。但他神秘地一笑,正預示主基督,將以自己的寶血,把我們從敗壞中救贖出來而賜予我們,圓滿的快樂,他也沒有受死;這不但表示:他不掠人──(基督受難)──之美,抑且因他之沒有被殺而預示了基督的天主性。

516 我們一受洗,便成聖了

  基督一受洗,聖神就降臨;聖神一降臨,祂就成聖了,是不是?是的,基督是如此,我們也是如此;祂是主,是我們的模範,我們一受洗,便受到光照;我們既受光照,便過繼成為天主嗣子;我們既為嗣子,便成全了;我們既為「完人」,便不會死亡。聖詠說:「我親自說過:你們都是神,眾人都是至高者的子民。」(詠81:6)
  可是這種「過化成神」的工程,說法很多,如:聖寵光照、成全、洗禮。我們經過「洗禮」,獲得罪赦;我們因着聖寵,得以赦免我們的罪罸;我們因着(聖神的)光照,得以看到救援的,成聖的光明;換言之:我們因着聖神的光照,得以見到天主。
  但我們所謂的「成全」,意指:圓滿無缺失,其實,凡認識了天主的人,還缺失什麼呢?我們所謂天主的恩寵,若不是成全的,圓滿無缺的,那真是沒有意義的!

517 基督體血,作為我們靈魂的貪糧

  天父既然慈愛地,自天降下祂的聖言,祂就叫祂(聖言),成為善人們的靈魂食糧。噢:奧妙的奇蹟!一位萬有之父,一位萬有之「言」,一位天主聖神,三位一體,而處處都在!母親而仍是貞女,只有一位;按我的意思,那就是教會,她這位母親,僅有一位貞女,沒有做過婦女,自然也沒有乳汁;她的貞女,又是母親,白璧無瑕如貞女,慈愛子女如母親;她撫養子女,聖「言」來當作聖潔的乳汁,以餵養他們……
  天主聖言,是萬有,是父是母是導師是餵養子女者。祂說:「你們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吧!」(參閱:若6:53),主基督,供給我們,這樣滋補的營養品:那就是祂所給的肉,與祂所流的血,使祂的子女,什麼也不缺少了!噢,奇妙的奧蹟!

518 天主喜愛萬有

  天主是萬有真原──萬有莫不為天主所造──所以也莫不為天主所愛,天主聖言,也愛寓有;因為祂與天主父,原是一體,聖經說:「在起初,已有聖言,聖言與天主同在,聖言就是天主。」(若1:1)

519 成全的聖德與明智

  讓我們聽話……奉吾主生活方式的不朽芳表,追隨天主的踪跡,專神壹志,惟主的踪跡是追,亦惟注意留神:人生更將如何或以何種方式來增強,使之日趨健全。為達到這個目的,我們應約束自己,不自滿,不稍懈,常如爽健旅客,奔赴永生的前途,常是「胸有成竹」提高警覺,服膺吾主的教訓;祂說:「你們不要為明日而憂慮。」(瑪6:34);這就是教訓所有奉事基督的人們,都該「樂天知命」欣勤事主,悠哉悠哉地生活!基督原教訓我們要平安,不要戰爭。的確,戰爭需要大排場,大費用;可是「平安」,本身就是「快樂」,是平易纯潔的姐妹;她不需要兵器,不需要浩大的費用;她的營養品,就是天主的「聖言」。而這天主的聖言,主要的,就是教導我們儉樸,纯潔,謙虛,愛自由,專務仁愛正直的事。一言以蔽之:我們應修德事主,與天主相似。這是難能可貴的事,需要我們,努力奮鬥,夙夜匪懈,因為你若不希望成聖,你就不堪設想,不知將伊於胡底。這如同哲學士們所主張的:生活與祈禱是一回事,但努力奮鬥,却是另一回事;同時,人若心地正直,氣量寛宏,聽從基督的教導,則禆益匪淺,神力日增;他於是光明磊落,正氣凛然,他之一言一行,或衣或食,或動或靜無不從從容容,循規蹈矩;原來聖言──基督──的教育,不慌張,不急遽,而是進退有節,合情合理。

520 領聖體的神效

  主──耶穌的血有二:一為肉體的血,那就是為救贖我們而傾流致死的寶血,一為精神的血,那就是我們被注入的精神血液,我們喝耶穌的血,使我們分享祂(主)的不朽。蓋聖言之能力是聖神,猶如肉身的能力是血液。因此,水攙進酒內,猶如如主聖神,注入人靈。飲酒適度,可以培養信心;聖神却引人入於不朽之境。這「聖言」之調節飲料,就是謝恩聖事──聖體聖事。這是一個可欽可頌的出奇恩寵;凡按信德而去領受者,他的靈魂與肉身,都受祝聖。這就是說:誰若善領聖體,則天主的意旨,屬神的「紀律」──控制──聖神與聖言的化工,必將神妙地調節,他使他承行主旨!

521 節制飲酒

  可是,最好是許多水裡,摻入一些酒;你不要多量喝酒像喝水一樣,結果,喝得「面紅耳赤」,神志萎糜,更不要過份貪酒,酩酊大醉。水和酒,原都是天主造的物品,二者適度相和,確能增進健康;其實,水是健康的必需品,而酒是有利於健康;所以多量的水裡,摻入一些酒,那是可以的。

522 效法基督節制飲酒

  啊!朋友呀!那有害於你的事,你趕快不要去做!你也不「狂飲無度」!有的是飲料,它等待着你去喝,你不必急不及待,張口大飲;即使你慢條斯文地喝,你也會解渴;因此喝水或喝酒時,你要慢條斯文,一口一口地飲下,彬彬有禮,才適合你的身份……你要想想:吾主耶穌,為我們而降生成人,祂曾如何喝水或喝酒呢?祂像我們一樣失禮麼?還是祂「狂飲無度」麼?還是祂漫不經心麼?你們一定知道:祂也喝過酒,因為祂亦是人;祂曾祝福酒說:「你們拿去喝吧,這是我的血」;這话是說:「這是為眾人所傾流之血」(瑪26:27);這用寓意來說,這是快樂的聖泉。凡喝之者,都該自制有節,因為耶穌在筵席中並没有醉酒,祂所教訓的,顯然是要我們淡泊自制。

523 何者是真財富

  罪惡的堡壘,是貪財;保祿宗徒,曾稱「貪財」「乃萬惡的根源;有些人,曾因貪求錢財而離棄了信德,使自己受了許多刺心的痛苦。」(弟前6:10)
  可是,真正的財富,是「神貧」──切望貧窮──;這無不質樸簡陋而以實用為主,絕不講究。至於明智,固不能以金錢為代價,購之於市;但可以「正義之代價」,不朽之聖言,王者之金,來購之於天上耳。

524 基督徒應以何種香油敷之

  穿着華服,抹着香油去進真理之城,那是不該的;男士們,尤宜生活樸素,絕不塗抹香油;婦女們却該瞻仰基督;基督因為承受過「王者之傅」;但祂所傅香,不是香油而俗氣難聞,却是端肅莊重,馨香無比。這是基督,為祂的門徒所預備的香膏,由天上的香料,混製而成,基督本身,也親自受過這種香膏的傅抹,誠如主借達味之口所說的:「為這個緣故,天主,你的天主,以喜油傅你,勝過你的伴侣;你的衣冠,散佈殁藥,沉香與肉桂的芬芳……」(詠44:8-9)
  此外,我們要痛恨像鷙鳥般的貪香,渾身傅油或像甲蟲般的傅油,至死不悟(據說這種甲蟲,酷愛以玫瑰露傅身,死而後已);婦女們的傅油,加重丈夫的擔子,總以少傅為妙!

525 節制睡眠

  但我們要按理之所宜,淡泊少睡,合乎衛生之道;要冷熱適宜,及時調整……男子身強力壯,尤宜注意床褥,軟硬適體,不該視為(必要之)休息;是以我說:睡眠,是勞動工作後的休息,絕不是懶惰無聊的玩意兒……所以我們睡時,常應警惕自持,容易儆醒……熟睡的人,原像死去一樣,毫無用處。為此我們在黑夜裡,屢宜起床(誦經),讚頌天主:蓋醒寤祈禱者,肖似天使;我們稱之為「醒寤天使」;反之,熟睡者雖猶死,毫無價值可言。

526 少睡為愈

  為此,我們若為了種種原因,不得不大睡熟睡,則我們還三令五申,總以少睡為妙,因為,那胸懷天主聖言,深欲警醒者,總是不該徹夜睡眠的。

527 認識自己,就會認識天主

  由是觀之,最偉大最壯麗的紀律,那就是在於「認識自己」,因為誰若認識自己,也必認識天主。

528 人是小天主

  凡與天主聖言同居的人,並沒有變質,也沒有偽裝,却具有「聖言」的「容貌」,與天主肖似;祂真美麗,這並不是偽裝美麗;他是小天主;他的美麗,是真實的,他是人是小天主,因為天主願意人與天主相似,所以厄拉里多(Heraclifus)說得真對!他說:「人是小天主,小天主是人,二者集於一身!」顯然,這是一個奧蹟,那就是:天主在人,而人成為小「天」主!

529 唯有基督徒,才是真正的富人

  此外,我們似乎尚未充份注意:唯那佔有至寶者,才是真富人。所謂「至寶」,決不是珍珠金銀,更不是華衣「玉體」,而是美德。這是「天主聖言(Logos)」,曾諄諄訓誨我們,兢兢進修的,這也就是「天主聖言」,所以要教導我們,棄絕逸樂,專務實踐的善工,祂獎勵我們,淡泊有節,自行節制。箴言說:「你們應聽取我的教訓,而不要銀子,應汲取智識,而不取純金,因為智慧勝過任何珍珠,任何貪戀的事,都不能與她倫比」(箴8:10-11)。又說「我的果實,勝過黄金;我的出産,比淨銀還要寶貴。」(同上,19節)。
  要是我們該分别的話,則可分為兩種富人:一種是:佔有頗多的金銀錢財,污穢不堪。一種是正義人,也是有光彩的人,具有聖德的馨香;他分施財富,一如所宜,完全正大光明;這就是聖經所說的:「慷慨好施」的人,(箴11:14),「他散財而賙濟貧苦的人。他的仁慈,必會萬世常存……」(詠111:9)

530 不要貪逸樂

  在靈修生活上,沒有比尋歡作樂更矛盾了!這樣的人,好比癩蝦蟆,想吃天鵝而與豬羊雜處,唯有完全不知何為「正當」的糊塗人,才想「尋歡作樂」是好事。那過份貪財的慾望,使人生活靡爛,尋花問柳;使人如野獸,任性吃喝不自制,縱情恣慾不知恥;這樣的人,而成為天國的嗣子,豈可得乎?
  為此,這許多靡靡之音,有什麼用?難道可以充饑果腹麼?那是多麼不潔的貪饕呀!那大吃大喝,嘔吐滿地的醜行,正是他們貪饕的佐證!那許多酒鬼在一起,杯酒怎能滿足呢?那麼多箱的衣服,那麼多的金銀首飾,有什麼用呀?!啊,這一切的一切,也不能滿足那貪求無饜的貪慾。聖經說:「不要讓慈詳──哀矜──和忠實離棄你。」(箴3:3)
  看,厄里亞先知,在貝爾色巴曠野,給了我們很好的「淡泊」榜樣:當他坐在一棵杜松樹下時,天使供食,那是「一塊用炭火烤熟的餅和一罐水」而已(參閱列上19:3-6),這就是上主所給他的飲食。
  為此我們,若要進修,就該束着腰,向着真理邁進!主說:「你們不要帶錢囊,不要帶口袋,也不要帶鞋。」(路10:4)這就是說:你們不要佔有那寓於錢囊中的財富,也不像播種者把種子藏於背囊一般地,積榖於倉廩之中,但該把財富分散給窮人;也不要你的僕人(脚夫)和牲口,帶了太多的行李,陪你趕路;這就是「不要帶鞋」的寓意。
  因此,你當拋棄你的金杯银杯以及其他許多器皿,辭去你的許多侍僕,亦步亦趨,來追隨我們導師的芳踪;祂會教訓我們,努力奮鬥,能以「少有」為已足,悠然自得,這樣我們才會按步就班,向着天主的「聖言」(Logos)邁進。
  人如有妻子兒女,房屋而能像明智的行路人一樣,自知約束,也不會有難負的重擔。蓋妻子愛丈夫,丈夫愛妻子,亦能互相合作,共走天國之路。如果我們淡泊有節,正直行事,那便是再好也没有的「升天」路糧,我們不可「削足適屨」;同樣,我們也不可過份取用財物,適可而止。但若貪求過多,那便是多餘的財物,加重了肉身的負擔,並不使肉身更美,天國须以「力」去爭取,须以「神棒」去奪取;這就是樂善好施,賙濟窮人的善工;若不如此,即不能入天國。
  聖經說富人的錢財,只是性命的代價,窮人却没有這樣的「威脅」(箴13:8)這就是說明:人之得救,將有賴於施捨。這好比一個挖井的人,挖好後,一定要返回原處;同樣,那施捨者,诚如仁愛之泉,為渴者濆水不,越濆越多,永無止境;又好比乳房,給人啜了擠了,才會流出乳汁來哩。

531 聖書為眾人有益

  在聖書上,記載着許多其他有關被選人的規律,其中有的因為長老們(神父們)的;但有的是為主教們的,有的是為六品,有的是為寡婦們的。關於這些規律,容我後來再談吧。

532 天主聖言,便是天主之子

  天主聖言,創造一切,教訓一切,且又建立了一切……這位「聖言」,是導師,是世界與人的技師;我們因祂的命令,亦成為世界的導師,我們期望着她的審判……父,……子與父,同為一體之主呀……求你垂憐你的兒子們,使我們感謝並讃頌父子一體,父子一體,而子是師傅,是導師,與聖神偕同,一切都為一個子(基督),也都在一個子(基督)內,而且通過一個子(基督)一切團結一致;也通過(基督),才有永遠;我們才成為祂的肢體,而這永蘧便成為祂的榮耀。

(三)雜記

533 合力尋求真理

  有許多人,合力拖船,但拖動船的原因,只有一個而不能說有許多個,因為船之所以被拖動的原因不是個人的,而是多人的合力。至於我們做學問,求真理,也是如此;當我們尋求真理時,也需要與他人合作,共同研討;不然的話,我個人,無法尋求真理,瞭解真理……雖然有時候,我個人做學問,也會得到一些(希臘)智識,但不會獲得全部的學問,修得全部的義德。所以我們要合作,共同尋求真理。(這好比登樓,必該拾級而上,又好比讀書,先讀文法,然後讀哲學循序漸進,才可登堂入室,尋獲真理)。

534 履行真理

  智慧篇說:「所有或隱或明的事,我都知道,因為教導我的,是萬物的技師──智慧。」(智7:21)從這幾句話裡。可知:我們研究學問──我們的哲學──究有何裨益呢。可是如果一個人,生活聖善,履行正道,那麼,他的學問──他的道理,藉着萬物的技師──智慧──將會領導他抵達萬有的顛峯,很容易尋獲真理,把握真理,把那些難為真理的人,永遠擯棄於真理之門!

535 信德的精義

  希臘人詆識信德,妄想信德是虛幻的,蠻不講理的。其實,信德是自由意志的「未雨綢繆」──希望──預期效果──以及熱誠的昇華作用,保祿鼠徒說:「信德是所希望之事的擔保,是未見之事的確證。因為信德,先人們都曾得了褒揚……沒有信德,是不可能中悅天主的」(希11:1-6)。
  可是,有的人說:信德是不明顯事物的理智認可,是未知之事的明顯指證……誰若相信聖經的說法──道理,則信德是不能否認的明證,也就是天主,通過聖經來給我們的聲音──(言語),所以信德通過證理,也不能更為堅強,因此,「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若20:29)

536 信德比智識高貴

  智識──學問──是證實的事態;信德却是天主的恩寵,從不能證明的事理,引入一個純樸,概括而普遍的「真理」。而這個真理,不是物質,不與物質偕同也不在物質以下……但亞里斯多德所說的「信德」,是一種獲得知識的判斷,是我們信以為真實的判斷,由此觀之,信德是智識的原則,遠比智識高貴。

537 天主變化人心

  天主之變化人心,神通廣大:祂變化不信者而成為信者,成為誠惶誠恐,滿心切望的信者,起初時,信德指示我們,向着救援之路邁進;然後我們真心侮改,懷着敬畏希望之情,堅忍自制地前進,臻於愛慕天主認識天主的增地。

538 不得離婚

  聖經訓導我們娶妻而永不准我們休妻,明文規定說:「除了奸淫外,不得休妻」(參閱:瑪5:32)。聖經認為:夫妻一方尚未死去而分居;若再結婚,便是犯奸淫。……「誰若娶被休的婦人,就是犯奸淫」(同上)因為誰若休自己的妻子,而另娶就是犯奸淫,辜負妻子。(谷10:11),這就是說:他想姦污她,事實上,不但休妻者是犯姦的原因,而且那接純休妻的人,也是造成該婦女犯姦的罪機;因為若沒有人娶她,她終會歸到她丈夫身邊去的。

539 基督徒的成全

  這就是承認自己是天主的肖像而與之肖似的人:他盡其所能,效法天主,竭力與眾人和諧共處,自知約束忍耐,正義地生活,心平氣和地把他所有的一切,盡量以言教身教,分施於眾人。

540 肖似天主者乃真福

  哲士柏拉圖,以抵達目的為幸福,他說:盡可能與天主相似,便是幸福……古經說:「你們只應跟隨上主你們的天主,只應敬畏祂,遵守祂的誡命。」(申13:5)這律法所說的「跟隨」,就是「肖似」之意,誰盡其所能,跟隨上主,誰就肖似了上主。吾主說:「你們應當慈悲,就像你們的父那樣慈悲。」(路6:36)也就是這個意思。

541 成全者

  殉道烈士,有的在黑夜,有的在白天,有的在言論上,有的在生命裡,更有的在倫理生活中,殺身成仁!他與吾主同住,與吾主交遊而在祂的「神」內共存,身清神潔言行聖善,「世界於他已被釘在十字架上了;他於世界也被釘在十字架上了」──(參閱迦6:14)
  誰圍繞着救主的十字架,步着祂的後塵,肖似天主,誰就是聖人中的聖人。因此,唯有存念天主的律法,尤能自知節制者才算奠定了修德的基礎;他會教導我們,勤修節德,不要吃那肥美的獸肉以及其他任肉類,以杜絕貪吃美味的流弊。

542 節制

  為此,有的節制是在肉體方面,就是按着我們所信於天主的道理,輕視肉體;不但對於肉慾之事,而且對於其他有害於靈魂的慾望,也一律予以節制,不得貪戀!
  但有的節制,在於口舌,在發言也好,引證也好,都該加以考慮,予以節制。可是吾主,不只教訓我們做一個「節制的人」,而且祂親自給我們竪立節制的榜樣,以彰顯天主的能力與恩寵。因此,我們在說話前,先該思索一下應說什麼話?有什麼好主意。固然,我們都說:貞潔以及那些由天主賜予貞潔的人們,都是真福。

543 死於肉體

  對這種人,吾主說過:「你們要成全,如同你們的父一樣成全」(瑪5:48),他死於肉體而只生活於神;他的靈魂,已放棄舊惡,歸向天主,已奉獻自己的(罪惡的)墳墓,作為天主的宫殿;他不再勉強節制自己,但已行善成性,渴望成為天主的肖像。

544 信德的高貴

  誰若天生就知道天主,誠如巴西里德(Basilides)所說的,這樣的人,一定具有出等的聰慧,同時天生就是受造物中的翹楚,備信德,獲天國,靠近造主之側,講解這個是質而不是「能」,那個是「性」而不是「性體」;他說信德是受造物所不能超越的,無限的美麗,而不是自由靈魂的合理的承認。

545 天主的上智,顯而易見

  所以,誰會這樣不敬,竟不信天主而要求天主證明,像要求人們一樣呢?……這好比有人問:火是熱的嗎?雪是冷的嗎?該不該孝敬父母?對這樣的問題,誠如阿里斯多德會說的,我們該予以答覆?還是該予以責斥呢?
  還有人要求證明:天主有沒有上智?會不會管萬物呢?這等人也該同樣予以責斥才對!……既然,天主之照管萬物,如此顯明,你只要舉目一望,就會驚奇:天主多麼聰慧!祂會造的萬物,又多麼有藝術!多麼有秩序!這樣你也許不必費多大的力,就可證明:天主的上智了。

546 宜遏肉體

  但天主所悅納的祭獻,是肉慾與肉情不斷的割愛犧牲;事實上這就是對於天主的真敬禮。這不是哲士蘇格拉底(Socreta)所說的「死亡的默想」麼?誰若視而不見,感而不覺,純以理智為行事準則,那真是哲士,真得了哲學的精神。哲士畢達哥拉(Pythagora)曾令弟子靜默五年,俾能完全脫離感覺,純以理智來與天主對越。

547 人不能完全認識天主的性體

  如果我們捐棄一切,不管是有形的或無形的,連我們自己,完全投入基督的偉大之中,我們就因此而向着無限的聖德邁進,將會明白全能者的智慧,但我們決不能明白祂的本性本體。我們對萬有之父連想都不該想到的是:面貌、動態、起立、地方,左右前後……這些事,雖然在聖經上,有所記述,但能表示什麼呢?容後再說吧!
  其實,天主父,是時、空之首因,但祂超越時、空的觀念之外,為此緣故,梅瑟也對上主說:「……求你把你……指示給我……」(出33:13)。很顯明的,天主不能允准所求;人們也無法以言語形容之;只有出自天主的(聖言),才能完全認識天主。

548 人無法描述天主的性體

  誰也不該說:這是天主的一部份;因為天主是純一,……純神──,絕無部份,可分天主是無限的;但我們不能因此而妄想:天主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其實,祂是無限的,意指:祂沒有高濶長的度量,祂沒有限度,因此祂也沒有所謂「容貌」也沒有所謂「名字」。假使我們要「冒昧地」稱呼祂,那末,只好稱祂是唯一無二的,善良的,智慧,自有的、父、天主、造物主,上主等等。可是,這一切,連帶着種種缺陷,所以我們不能說是天主的名字;這一切,只能協助我們,念及天主而已,而且這一切稱呼,就個別而論,固也不能表示天主性體,但若綜合起來,就足以表明天主的德能。……此外,天主性體,亦不能以「科學」──「智識」──來描述,因為「科學」,是由已知之智識得來的;可是對那「自有的」──不受生的──天主,我們無法拿已知之智識來描述祂的性體。因為在祂之前,什麼也沒有存在。

549 人對天主的信仰,乃自然的事

  聖保祿說:「這奧秘在以前的世紀中沒有告訴過任何人,有如現在一樣,藉聖神已啟示給他的聖宗徒和先知」(弗3:5)。原來唯一全能天主(顯示於一切正直的人們,那是完全自然的事;而且由於天主上智的措置,凡不是喪心病狂,完全昧於真理的人們,也早已看出天主的無限恩賜,而予以崇敬了……
  為此,萬有之父,萬有之源──天主的一切恩賜,為眾人所共見;這是由於天賦的一種本能,無庸嚴格的證明……看,那鄉下的農夫們,牧童們,以及城市中的居民,莫不悠然度生,信仰上天的德能。

550 救世主,沒有私慾偏情

  可是救世主,若為了肉身的需要,為了維持生命,為了肉身而服事肉身,那將是可似夭的事。因為祂吃飯,不是為了肉身;祂為修養聖德起見,常使肉身節食;但為避免人們,見祂不食不飲,而妄想,祂是幻像,所以祂在世時,亦飲亦食,像常人一樣。但祂本身,絕無私愁偏情;祂的一舉一動,思一行,莫不中規中矩,絕無過樂過憂之偏差。

551 真知灼見

  人生一切的境遇,既無一不出於天主的「愛」,那亦無所謂艱苦或難受,更不能說:「安心忍受」,或「心憂如焚,而實難忍受」;人靈既深信天主的安排,總是有理,那也不會忿怒,更不會和天主生氣;她總是愛慕天主,全心歸向天主,所以對天主所造的一切,決無懷恨嫉妬之意,不但如此;萬物都是彰顯天主的「美善」與「正直」,足資吾人借鑑,以肖似天主;而且人靈之愛受造之物,不以一種普通的友誼,但歸根結底,而是通過受造之物,去愛她的造物主。
  為此,這樣的靈魂,不會貪愛世物,更不會戀念某物;況且,她既已選定所愛的對象──造物主──無限美好而以心專情摯和祂──造物主──交往契合,悠然神往,則亦不再需要任何受造之物了。因此,人靈在這種處境之下,已以最大的努力,和天主肖似,絕無私慾之累了。

552 愛主真諦

  可是,在表面看來,他們不知愛的神聖性;因為「愛」一定不是愛那所愛者的事物,而是愛與所愛者相合為一,絕不受「時」與「空」的限制,而純以信德相契,沆瀣一氣。
  但誰若通過愛德,專務將來的事,由於認識而獲取望德,則除了應當希望的永生之外,決不贪戀任何的事物。於是,他便處於不可變動的況下,一昧「癡心地」愛着天主;他亦不再心急如焚地,倣效天主的美德,因為他已通過了愛德,擁有着美德的本身。
  可是,他既通過了愛德,與天主毫無隔閡地結合,而成為天主的知交,他還需要努力追求什麼呢?所以這樣明智而成全的人,應完全不受心靈的騷擾;因為人先有思想,然後有行為;但那不斷的行為,便成了「習性」,或心靈的處境;這樣的人,便處在没有私慾偏情的境況裡;他不但不受私慾之累,且因修養有素,早已六根淨盡,超脫物外了。
  再者,這樣的人,即普通所謂的「好惡」之心,和私慾相近的情緒,例如悲(就是近乎難受的情緒)、喜(近乎快樂的情緒)、惶恐(近乎怕懼)、掃興(近乎發怒)等等的表示,也不會發生;這樣的超人,有人竟稱之為「不再分辯善惡」的人;其實,一個人,一旦為了愛天主的愛,全神貫注於永生永福無盡無休的越禱中,充滿神樂,那裡還會斤斤於世上的禍福得失呢?這樣的人,還有什麼正義的理由,再去貪戀世上的幸福呢?他不是已經「獨享不死不滅,住於不可接近的光中……」麼?(弟前6:16)這樣的人,緃然還没有到達永生永福的境界,但通過了他的愛德,已獲得了完整的承繼産業;那來生的賞報,已由善工而獲取;那永福的簡選,已由今生愛天主的愛,而先已領受,樂何如之?!這樣旅居於世的人,由於他對天主的愛德,即在此世,已見到此生所不准肉身,只准靈魂去的帳幕。其實,這樣人的靈魂,雖尙未出離肉身,但既已死於肉情肉慾,脫然無累,那裡還有不准他預入天主帳幕的理由?!

553 神職班的使命

  我想,在教會裡,主教們,神父們──長老們──以及執事們的進展,在於競相追求天使們的榮耀,以及在於聖經所期望他們的品德。他們按天主的計劃,施行聖事,並緊隨宗徒們的芳表,度着合乎福音精神的正儀的成全生活。

554 欲救靈魂,必該信主

  幾時我們聽(主)說:「你的信德,救了你」,我們不要以為:基督只說:他們將會得救,其實,誰若沒有善工,則隨便他怎樣相信,他也不會得救。這裡基督所說的信德,正針對猶太人;他們固守法律無可厚非地度生,却缺少了對主(基督)的信仰,當然不會得救。

555 天主知道一切

  天主知道一切;祂不但對現在,還對將來任何事任何人的一舉一動,全都知道,全都聽到;祂會內在地看到赤裸裸的靈魂;凡有關靈魂的一切,對永遠的想法,以及各人在戲院在各處所行的一切,祂都洞悉無遺:……因為人生的一切事,有許多先感受到天主的暗示,然後經過人的理智,才發生的呀。

556 承行主旨

  靈魂既有好的準備,便以天主的意旨,為自己的意志,於是這個人,因得天主的默佑,必具備美德,而為天主服務,執行救靈工作……換言之:幾時人的美德,通過人的思想與推論,則它必有所為,令人嚮往成全坦途,樂行善工,亦樂為人解決問題。

557 天主子與天主父

  靈智論者(Gnosticus)認為:凡出類拔萃者,可按它的地位,予以尊敬。的確,在情感方面來講,最宣予以尊敬者,是官長──師傅,是父母………但在理智方面來講,最宜予以尊重者,是天主之子,祂是最早(從永遠)受生於天主聖父,祂是沒有時間,沒有開始(永遠常存)的「原始」,是萬有之「初果」;從祂而推至萬有之原──天主父──,祂(父)是最古(永遠常存)最慈悲的。

558 人生是戰塲

  誰在這個世界大競技塲上,得勝一切心靈的擾亂而獲真正的勝利冠冕的,真是好漢──武士!因為全能的天主(父),親臨裁判,而其唯一聖子,將親自頒奬;眾天使亦在場觀戰;而且,這場包括各種不同的戰鬥「不是對抗血和肉,而是對抗率領者,對抗掌權者,對抗這黑暗世界的霸王,對抗天界裡邪惡的鬼神」(弗6:12)牠們猛烈地鼓動我們的肉慾,來攻打我們,誰能得勝這樣的大戰,這樣的試探者,而予以徹底粉碎,全面勝利,誰就享有不死不朽的光榮。

559 常常祈禱

  我們奉令:不是像人說的,在選定的歲月內,却在我們整個一生,要用盡方法恭敬奉事天主的聖言,我們的救主,也是我們的領袖,和敬奉天主聖父一般,而且藉着救主,我們才到聖父那裡去。的確,過去被選的民族──猶太人──曾通過律法而成義,不斷祈禱。聖詠說:「我一日要讚美你七次」(詠118:164)從此可知:我們敬奉天主,不限定地方,不只在聖殿裡或在一些慶日上,而是在我們整個一生,只要有理智就該隨時隨地,不管一人獨居也好,或和其他信友在一起也好,總該恭敬天主;換句話說:人若要知道善生,便要頌謝天主。

560 天主洞悉人心

  因此,天主並不期望人,多言多語,如傳話人一樣;祂知道一切;我再說一遍,祂洞悉我們的心靈;我們用聲音來說話;天主却用思想來說話;祂在造生我們之前,就已知道我們要想什麼?所以我們祈禱時,即使不出一聲,只是心裡面歸向天主,思維我們所求的神恩,天主也會完全清楚地看到一目了然。

561 純全

  我可以說:按人之理智所可認識的「純全」,是指人,藉着超性的智識,言行合一,生活合理,努力符合天主的「道」;蓋信德既因是而完成,而信友的純全,亦因信德無疑。

562 善生者才能認識天主

  聖經說:「凡是有的,還要給他」(瑪25:29)(路19:26)是的,信德是認識,認識(天主)就生愛德(愛天主);愛德就生「承繼」的名份,幾時一個人,藉信德而受到主的提拔那時,他就認識天主,愛慕天主,同時還會偕同我主,上升到信德愛德的真峯──天主。從此看來,唯有合適的人選,那就是那多行善工,多作準備,聽從所聽到的道理。改善自己的生活,切望竿頭日上,抵達義德之境的善人,天主才會賜予認識自己。
  其實,耶穌基督,先教訓我們,如何按天主之意,好好度生,然後祂領導我們,向着無止境的成全之途邁進,祂既然把我們從地獄的永苦中救拔出來,我們就該為我們的救援,忍受因罪所帶來的懲罰。
  世界末日一到,救贖的成菓與榮耀,立即賜予善人,那時,再也沒有補過贖罪的生活,再也沒有彼此規過勸善的服務,那時,只有聖人在一起;最後,那些在世時,心清神潔者,緊隨我主身旁,永遠享見天主。那時,那些人,既與天主同居,也可被稱為小天主了!……

563 信德的寓意

  我可這樣說:信德是對學與事物的簡要承認。」但所謂「承認」,就是指一個人,對主所講的信理,藉着信德,表示堅定不移的立場,因為我主所講的信理,引人完全瞭解,明知而入於永遠不會錯誤的境地。依我看來,一如上述,這是一個人,從不信而變為信天主的第一個得救之步;然後人才走那從信德到承認──認識天主的第二個得救之步。可是,這樣的人,將停步於愛德之中,成為他所認識者──天主──的朋友,而且更進一步,也許這樣的人,便提前像天使一般,度着天上生活。

564 在逆境中要勇敢忍受

  由是觀之,一個理智健全的人,如遇逆境,甚至面臨可怕的死亡,亦宜安心定神,深知:任何境遇,無一不是出諸物性而由天主的德能,使之成為救援的藥石,懲戒人靈的良機;其變化人心,彰顯天主的上智,没有比這個更好的了!為此,人用受造之物時,先應偕同天主的「聖言」,且盡量選擇聖言,感謝造物的主宰,然後,善用世物,榮主救靈。
  此外,如果人家侮辱你,你總不要記在心裡;緃使人家的所為,實在可惡,你也總不要辱罵人家……這固然是艱困的,痛苦的,很難做到的,但你該勇敢去忍受,不是為了希望消除痛苦,或希望因此而獲致幸福,如哲士們所講的,但是為了堅確的信理,將來一定會獲得賞報的緣故。為此,今世的境遇,不管是苦是樂,是逆是順,都該淡然漠然,處之泰然!

565 敬畏與愛德之關係

  義德是雙方面的:一方面是為了愛德,一方面是為了敬畏,聖詠說的真對!它說:「敬畏上主之情,是純潔的,永遠常存」(詠18:10。思高本:上主的訓誨,是純潔的)。其實,凡由教畏天主而回頭歸到正義,信仰天主的人,必將永遠常存;同時這樣的人,因為敬畏天主,就不敢再犯罪作惡了。

566 真的教會,只有一個

  由是觀之,真的教會,只有一個,那就是真正古老的教會,在她的名單上,還記載着真誠義人的名字……所以,教會只有一個;凡在此教會中的人,大家合作協助以達到同一教會的同一目的──得救靈魂;可惜,異端人士,却竭力企圖分裂教會,那真豈有此理!

(四)富人的獲救

567 拋棄錢財

  耶穌對少年說:「……變賣你所有的。」(瑪19:21)祂願意什麼呢?一定無疑的,這字句所寓的意思是:祂命令那少年,拋棄他所有的一切金錢和財物,並從心底剷除對錢財的虛幻觀念。因為錢財是導致貪財貪淫逸的罪根,使人患得患失,並為窒息生命之源的荊棘,貽害無比!
  其實,「棄財富,濟貧窮」,自古有之,並不新奇;遠在救主降生以前,就有許多希臘古哲,如亞納克撒戈拉,德默克里特,克拉德特(Anaxagoras, Democritus, Cratetes)等,早已看出錢財之虛幻,而視之如敝屣了,那麼,救主之這項命令,除為救靈之外,還有什麼和他們不同呢?但如人自領洗後,已成了超凡入聖的「新造之物」(Nova creatura),那麼,天主聖子所命所訓者,決不是像古代哲人所主張的哲理,却是另外一種更偉大更神聖更完善的訓令:這就是教我們從心底裡,根除貪財戀財的心念,並勉為其難,拋棄一切的錢,分施於窮人。

568 應善用財富

  因此,凡有利於近人的財富,我們不該拋棄;蓋財富的本身,正是天主要我們佔有了之後,為近人謀福利之用;這是我們所善的工具,有其工具的本身價值你若用之得當,那就成為有價值的工具;你若用之不當,則財富本身,雖無罪過可言,但你已陷於「浪費」的羅網,只好引咎自責,總之,一切財富,都是工具;你若按正義而利用之,那你就不是施行了正義麼?你若不按正義,任意浪費,那你不是就犯了不義麼?其實,財富的本質,是要我人,好好加以利用,為人謀福利,並不是用來為炫耀於人,或奴役於人的,至於財富本身,壓根兒無所謂善惡,亦無所謂是與非;它的善惡是非,全視人之自由而定:用於善則善,用於惡則惡,為此,誰也不能歸咎於財富,却該歸咎於人的內心不當的貪戀,而加以妄用;是以吾主之訓令我們,捨棄一切財富,並應視之為「不善」,完全變賣出去,其用意是要我們明瞭:我們的內心,絕不該為財富而憂慮,更不得貪戀財富。

569 天國唯強者能奪之

  天國不足為死在罪惡中的人們,但「強者,可強奪天國」。(瑪11:12)真福伯多祿,是傑出的被選者,是宗徒們的首領,為此救世主,特別為他一值人納稅,他一聽到救世主說上述這句話,他便立即明白,強者強奪天國的意義,說:「看,我們捨棄了一切,跟隨了祢,那麼,將來我們可得什麼呢?」(瑪19:27)

570 不要妄斷人

  你總不要評斷別人,誰是相稱的,誰是不相稱的,因為你的意見,可能錯誤。因此,你在可能錯誤時,最好為了顧全相稱的人利益起見,你要對那不相稱的人,也不要遽加評斷,而撤銷他的俸祿,因為你若鰓鰓過慮,欲吹毛求疵,則可能你會忽略了天主的友人而不予以俸祿(伺候)──須知:這樣的疏忽,將會導致永火的懲罰,不可不慎!

571 該愛一總人

  但你要當心:你曾給予真理的神味而獲得救贖代價的人,總不要欺騙他;但該如其他人一樣,你要發奮圖強,以身作則:不好戰,不流人血,不發忿怒,一生清白無罪;還該「幼我幼,以及人之幼,老我老,以及人之老」,矜孤恤寡,善與人同。凡此種種善工,都該做你身靈的衛兵,而天主則為之統帥,指揮一切。若遇風浪,戰艦遭受危險,則有聖人們為之轉禱,化險為夷;若遇疾病流行,盜賊猖獗,則可熱誠地祈求天主助佑,決無危害之理;最後,你若要粉碎仇魔陰謀,必該堅心定志,恪守主誡,多行善工。這樣,你才不愧為(基督)勇兵而為(基督)待衛!
  人生此世,誰也不是無用的!這人固能為你為你的救援,祈求天主;那人却能安慰你難過的心靈;這人能為你,向萬有的天主,傾流悲憫感恩的熱淚;那人却能教導你,走向救靈途徑;這人能自由自在地勸告你,糾正你的錯誤;那人却能給你出好主意,助你行善立功,總之,眾人都為我們有利;我們都該真誠無妄,放心無憂,不忮不求無媚無詐地,愛慕一總人才是!

572 若望宗徒回厄弗所城

  虐王死後,若望宗徒,便從帕特摩斯(patmos)島,回歸厄弗所城。當時附近市民,亦來邀請若望去訪問,一方面,請他為他們建立主教──監督──一方面請他去重整教務,施予訓誨,並使那些由聖神所遴選者,列入神職班為教會服務。

(五)殘篇

573 撰寫福音的動機

  福音的次序,按克肋孟所獲的傳授而為老長老──老神父(也可能是指主教)──所接受的,是這樣的:他(克肋孟)說:先早寫的幾個福音,是記載我主一列系的事蹟,但馬爾谷福音,由是由於這樣的機會而寫成的:當時伯多祿宗徒,在羅馬城,公開講道,並由聖神的啟示,到處傳佈福音。馬爾谷的許多友好,便鼓勵馬爾谷,勸他把他歷年跟隨伯多祿所聽到的道理盡他記憶所及,筆之於書,於是馬爾谷,便撰寫福音,給了他們。伯多祿知道這事後,完全不予禁阻,亦不予以嘉勉。可是當時,最後死的若望宗徒,看見了他人所寫的福音中,都有記載有關基督肉身方面的事,他便由於聖神的默示,按他友人的請求,撰寫了屬靈的福音。

574 保祿致希伯來人書

  克肋孟又說:保祿致希伯來人書,是用希伯來文,為希伯來人寫的,但由路加,用心地譯成希臘文,交給希臘人;為此,你會發覺:保祿致希伯來人書的希臘譯文,和宗徒大事錄的文體,完全相同。

575 死後靈魂不會返回肉身

  他(克肋孟)──常主張:靈魂在此生(在世界末日前)決不回歸肉身;即使義人的靈魂,像天使一般,也不返回肉身;惡人的靈魂,也是如此;這樣,她就沒有肉身,也就沒有犯罪的機會;可是在復活的時候,人的靈魂,還會回歸肉身。屆時,她們將按原來的種類,回歸自己從前結合過的肉身……

576 聖言──聖子──永遠常存

  當若望說「論到那從起初就有生命的聖言」(若一2:1)時,他就論及天主子的出生;祂(聖言)──(聖子),從無始便與父同在。所謂「有」,就是指「聖言」,無始無終、永遠就有。原來天主聖言(也就是天主聖言),具有與父同一的天主性體,與父為一體,是永遠常存,並不是受造的。聖言是永遠常存,所以他說:「在起初已有聖言」(若1:1)。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亞歷山大里亞的克肋孟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问题解答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