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正教教義神學(一〇二)

傳自宗徒的教會

  教會被稱作「傳自宗徒的」,因為宗徒開始了教會的歷史。他們向地極傳揚基督信仰,他們幾乎全都以殉道之死為自己的宣講封印。藉著他們的話語,基督信仰被傳播在世界上,並被他們的熱血所澆灌。他們以他們個人的信仰大能在世界上點燃了不熄的信仰之火。

  宗徒們以他們由他們的君宰與主所領受的形式,保存了基督教信仰與生活的教導,並將它傳給了教會。他們親身給出了滿全福音誡命的榜樣,他們以口頭的言語與聖經將基督的教導傳給了信友,為使它能被保存、宣信、並被生活出來。

  宗徒們按照主的誡命建立了教會的神聖儀規。他們開始了基督聖體聖血、聖洗及聖秩的聖奧秘(聖事)的舉行。

  宗徒在教會內建立了賦予恩寵的主教傳承,藉著它,建立了整個賦予恩寵的教會聖統使命的傳承,按格林多前書4:1中所說,它被稱作「天主奧秘的管理人」。

  宗徒建立了教會生活的教會法結構的起始,他們關心「一切都該照規矩按次序而行」(格前14:40)。格林多前書第十四章給出了這樣的一個範例,這章經文包含有在舉行教會禮儀的地方集會的指導。

  我們在這裡說的一切都與歷史的一面有關。但是,除了這一面外,還有另一內在的賦予教會宗徒品質的一面。宗徒們不只在歷史上在基督的教會內;他們如今也存留在教會內。他們過去在地上的教會裡,如今他們在天上的教會裡,仍繼續與地上的信徒共融合一。作為歷史的教會核心,他們仍繼續以屬靈的方式活著,儘管是不可見的,他們仍是教會核心,從現今直到永遠,在教會持續不斷的存在之中。神學家聖若望宗徒寫道:「我們將所見所聞的傳報給你們,為使你們也同我們相通;原來我們是同父和祂的子耶穌基督相通的。」(若一1:3)這些話對我們,與對宗徒同時代的人一樣,有著相同的效力:它們包含給予我們的與宗徒們共融的勸諭,因為宗徒比我們更親近聖三。

  這樣,無論是就歷史的特徵而言,還是就內在的特徵而言,宗徒都是教會的根基。因此,經上論教會說:它「已被建築在宗徒和先知的基礎上,而基督耶穌自己卻是這建築物的角石。」(弗2:20)教會被命名為「傳自宗徒的」表明它並非只被建立於一個宗徒上(就如羅馬教會後來所教導的),而是建立在全體十二位宗徒之上的;否則它就必須帶有伯多祿、或若望、或其他某位宗徒的名字。教會彷彿預先就警告我們不要按「血氣」的原則以為:「我是屬保祿的,我是屬阿頗羅的。」(格前1:12)在《默示錄》中,論到從天降下的城市,經上說:「城牆有十二座基石,上面刻著羔羊的十二位宗徒的十二個名字。」(默21:14)

  在信經中所說的教會的屬性,「唯一、神聖、大公、傳自宗徒」,指的是戰鬥中的教會。但是,意識到在基督的奧體內這一教會與天上的教會的一體性,由此它們獲得了其完全的意義:教會是唯一的,天上與地上的教會是一體的;它是神聖的,一種天上-地上的神聖性;因著它與宗徒與所有聖人不可破的聯繫,它是大公的,是傳自宗徒的。

  正教的教會教導,其本身是非常清晰的,都是基於聖經與聖傳的,它與另一在當代基督新教世界中廣泛傳播,甚至已滲透進正教圈子裡的觀念截然不同。按照這一不同的觀念,所有存在著的種種基督徒組織,所謂的「不同認信」與「不同宗派」,即便他們彼此分離,仍構成獨一的「不可見教會」,因為它們每一個都宣認基督是天主子,並都接受祂的福音。以下的事實有助於這樣的一種觀點的傳播,即:與正教會一起,還存在著許多外在於她的基督徒,其人數超過正教會的成員數倍之多。我們經常可以在這一外在於教會的基督徒世界裡發現一種宗教的熱忱與信心,一種相稱的倫理生活,自認正確的信心——全都導向狂熱,一種組織與一種廣泛的慈善行為。所有這些宗派與基督的教會之間有怎樣的關係?

  當然,我們沒有理由將這些宣信與教派等同於非基督宗教。我們不能否認閱讀天主的話語對每個在其中尋求指導、堅固信仰的人都是有益的,他們熱忱地反省造物主天主、供應者與救主,在基督新教中也有提升人靈的力量。我們不能說他們的祈禱完全是沒有效用的,如果它們是出自一顆純潔的心靈,因為「凡在各民族中,敬畏他……的人,都是他所中悅的」(宗10:35)。提供美善的全能天主鑒臨他們,天主的仁慈不會由他們身上剝奪掉。他們幫助人抑制道德鬆懈,邪惡與罪惡;他們抵制無神論的傳播。

  但是,所有這些並沒有給予我們理由,以為他們也是屬於教會的。這一外在於教會的廣義基督世界中的一部份,即整個基督新教,否認了與天上教會的聯繫,即在祈禱中紀念天主之母與諸聖,同樣,他們也不為亡者祈禱,這一事實已經指出了他們自己毀壞了與在其自身內將天上與地下統一在一起的基督的獨一奧體的聯繫。並且,事實上,這些非正教宣信已以這樣或那樣的形式,直接或間接地,與正教會以及教會的歷史形式「斷絕」了關係;他們自己割斷了聯繫,他們「離開」了她。我們與他們都沒有權利對這一事實閉上我們的眼睛。非正教宣信的教導包含有異端,它們已決定性地在普世大公會議上被教會拒絕了,並予以判罰。在這些基督信仰的大量分枝中,不存在任何合一,無論是內在的,還是外在的,無論是與基督的正教教會,還是在他們自身中間。如今我們所看到的超越信仰宣信的合一(「普世運動」)並沒有進入這些信仰宣信生活的深處,而只觸及其外部特徵。「不可見」一詞只是指天上的教會。地上的教會,儘管它有不可見的一面,就如同一艘船有一部份隱藏在水裡,是眼不能見的,但它仍是可見的,因為他是由人所組成,具有可見的組織形式與神聖的行動。【註釋三】

  因此,這些宗教組織都是「鄰近」、或「緊挨」、或「接近」、或者也許甚至「毗鄰」教會的,有時卻是「相反」教會的;但是,它們全都「外在於」基督的獨一教會,做出這樣的肯定是非常自然的。他們中的一些使自己由教會割離,另一些則遠離教會。一些雖然遠離教會,但卻與她具有歷史的血脈相連;另一些則喪失了與她的所有關聯,在它們內基督教的精神與根基都被歪曲了。它們中沒有一個發現自己處於臨在於教會內的恩寵的活動之下,特別是由教會的奧秘(聖事)所賦予的恩寵。它們並沒有受達致屬靈成全的奧秘餐桌的滋養。

  在當代的文化社會內,將所有信仰宣信都置於同一水平,這樣的一種傾向並不限於基督信仰;按這一所有信仰宣信都處於同一水平之上的觀點,也被置於非基督信仰上,基於它們全都「引人達致天主」,此外,它們全被聚集在一起,在屬於它們的成員人數上遠超基督教世界。

  所有這樣的「合一」與「等同」觀點,表明了對以下原則的遺忘,即:可以有許多教導與觀點,但卻只有一個真理。真正的基督徒合一——在教會內合一——只能基於同心一意之上,而非不同的心意之上。教會是「真理的柱石和基礎」(弟前3:15)。

註 釋

【註釋三】聖彌額爾神父就這一主題寫過一篇獨立的文章。參閱首座司鐸彌額爾•波馬贊斯基,「不可見教會存在嗎?」,《正教之言》,第97期(1981年),第82-87頁。譯自他的俄文著作選集:《生命、信仰與教會》,第198-207頁。 ——三版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正教教義神學(一〇二)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问题解答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